*** “本王与你同去。”晋苍陵抬眸瞥了她一眼,“不得拒绝。”

既然是那样危险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任她自己前去。

云迟道:“那你的练兵计划呢?”

这一回出来,晋苍陵本是要暗中招兵买马,再找个地方练兵,一方面再寻铁矿,暗中造兵器,只等时机一到,便挥兵夺城,一路攻向皇城,拿下大晋的江山。

“本王养他们做什么?”晋苍陵道:“罗烈等着将功赎罪。”

只怕他太拼命,不愁他不做事。

云迟突然微微眯眼,瞅着他,脑海里灵光一闪,像是知道了什么。

“你……太奸诈。”

她瞬间明白之前晋苍陵为什么容忍了罗烈犯的那些错,这个男人太腹黑,不过是以退为进,抓住了罗烈的性子,正好利用了那么一个契机,将罗烈逼到了不得不拼尽力做好接下来的事情的一步。

罗烈犯的错,以及云迟后来表现出来的种种,她的救命之恩,都让罗烈接下来绝不敢松懈。

便是晋苍陵不在,他也会将把事情拼命做好。

晋苍陵见她想明白了,只是淡淡地道:“罗烈于练兵打仗有能力,只不过以前有些松懈,现在正好。”

清新氧气岁月如此安好

他这不叫奸诈,只是抓住机会善加利用。

“本王护着你,亦是正事。将士等着你的兵器。”

除去是他的女人这一点身份,将来,她还将是他百万雄兵的魂,他的造兵大师。

两军对垒,兵强者胜。

云迟的重要,烈风影三部,现在无人敢否定。

云迟笑得眼睛微弯似月。

这男人不傻,不傻。

丁斗无奈摇头,在他看来,镇陵王这分明是要把云迟宠上天,她去哪便去哪,还奉陪到底。

“你们既要去,丁某也只能相陪。”丁斗道:“只是,要去白雷崖,没有准备可不行。”

云迟道:“自然是要准备的。”

怎么可能不准备?

她拿了纸笔过来,速度很快地列了一张单子,叫来骨影,“你带着霜儿一起去吧,看看能备多少是多少。”

骨影快速地扫了一眼,道:“有一些东西可能这个镇没有,少夫人,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五天,徐镜和柴叔他们也已经在往这边赶了,属下可飞鸽传书让他们路过大城的时候顺便带过来。”

云迟微微一怔,看向了晋苍陵。

“柴叔和徐镜他们要来?”

晋苍陵知道她因为当初听到了柴叔的那席话,知道柴叔与师尊的关系,对他可能心怀芥蒂。

他挥了挥手,让骨影去办事。

丁斗见他似有话要,也识趣地离开,“我也出去备点东西去。”

房里剩下了他们二人,晋苍陵握住了云迟的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缓缓地道:“徐镜是本王的人,与柴叔没有多少关系,故,徐镜可信。至于柴叔,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算是一心为本王大业着想的。大业成了之后会如何暂且不提。”

云迟勾唇轻笑。

“不过,若是柴叔见王爷被我迷惑,估计会一直提醒王爷莫要忘了心姐了。”

晋苍陵轻捏了一下她的手,“迟妖精一人,本王都招架不住。”

“王爷真是过谦了。”云迟笑得眼睛微弯。

晋苍陵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笑得像只狐狸。”

“你还不如我像只狐狸精。”

骨影和霜儿已经尽可能的把云迟要的东西都买来了,但是,镇物资匮乏,的确还是差了一些。

他们都觉得凭着这些东西,云迟什么都做不出来,却不知道云迟心思无比巧妙,已经做了不少东西备用。

第四天,柴叔和徐镜带着一队侍卫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柴叔的脚伤养得不错,虽然尚不能狂奔和蹦跳,但是正常地行走却已经不是问题。

见云迟依然和镇陵王在一起,他虽有礼问候,但云迟还是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隐忧。

她不由好笑。

柴叔这是觉得晋苍陵在她身上投的情太多了些,又在为他的心姐担忧了吧?

而且,在柴叔这等自认是一心想辅佐主子上帝位的人眼里,成大事者不可过于儿女情长,女人应该如衣服才对。

衣服不可无,但是也不可只有一件,总得换换的,而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云迟看向徐镜,微笑着道:“徐镜,有段时日不见,你似乎又俊了几分啊,快走近些我瞧瞧,我这阵子看骨影和你们公子那两张脸,都要看腻了。”

“少夫人!”徐镜的耳朵微微一红,有些手足无措。

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调戏属下的!

而且,他,他哪敢与公子相比?

云迟见他耳朵红了,顿时笑得弯下了腰。

“哎呀,我夸你俊你就害羞了?”

就在云迟逗着徐镜的时候,晋苍陵踱步过来,声音沉沉,“看本公子的脸,看腻了?嗯?”

这女人还真是少盯一会儿都不行。

他不过是去看看徐镜他们带来的东西,她就逗起他的手下了,而且竟然还看他的脸看腻了?

这才多长时间?

那往后一辈子,她得腻成什么样子?

“徐镜比本公子好看?”他的声音更低了些,带了几分危险。

云迟赶紧顺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你戴着的脸皮。你本人天姿国色,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举世无双,我怎么可能看腻呢?”

晋苍陵一脸黑脸,“天姿国色?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柴叔都忍不住有些笑意。

徐镜低着头,双肩微微抖动。

云迟双手合十,无辜眨眼,“我读书少,无才。”

晋苍陵:“……”

真想把她抓到床上去,好好地惩罚她。

徐镜发现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有些不一样了,晋苍陵在云迟面前,也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冷酷煞气。

他不知道对于主子来这算不算好,但是他知道自己在接到飞鸽传书,是可以来到主子身边了的时候,心里有多欢喜。

难道,就只是因为知道会再见到云姑娘?

“后天一早出发,都自去准备。”晋苍陵淡淡道,然后拉住了云迟的手,“老柴他们带了你要的东西,去看看。”

徐镜突然欲言又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