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801章 帝妃起驾·少女无暇

咪乐|直播|ios 3月21日晚间,*ST紫学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公司拟收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天山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山铝业)100%股权,此次重组构成重组上市。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主动示弱的人,通常已经把你当成了猪狗。——极狱五人组·血侯爷】

龙虎城大本营夜宴的指挥室里面,看着快要窒息的华玄清,青帝慢慢掐住了他的脸,然后坏坏的笑道“小脸蛋儿嫩的能够掐出水,干嘛在夜宴里面做这些背后算计别人的事情?来凤凰翎当我的小妾呗?我带你寻找…时代的真谛。”

华玄清听这句话真的是要听吐了,她问道“你口口声声说的什么真谛,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还是只是你们的一种谜之信仰,你是祭品人之首吧?换句话来说,你有自己的思考意识吗?有自己的灵魂吗?”

青帝当然是祭品人之首,因为这样特殊的身体,他才能够让司南时时刻刻的上身,他的伤势才能够很迅速的愈合,他才能够熟练的使用夜昌东的招式。

但是在这样的身体之下,他真的是一个人吗?一个有灵魂的人吗?

可华玄清没想到的是,青帝反过来问道“重要吗?”

什么?

“我是说,我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这个问题有任何的意义吗?它能够改变你我现在的局势吗?又能够让龙虎城回归安定吗?只要能够搅动腥风血雨,我即便是堕落进入地狱的恶魔,那又有什么关系?咱们在世界上面行走,走的路不一样,目的不一样,什么样的身份,有那么让人在意吗?人不是一直出卖着自己,一直苟延残喘的活着嘛。”

青帝一把将华玄清扔出去撞击在墙壁上,然后一脚狠狠的踢在她的身上

继而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至于怎么个卖法儿,得看与自己获得的回报,是不是成正比。”

华玄清痛苦的突出一口鲜血,而后嘲笑道“果然你们这样的垃圾,三观也是歪的。”

冷笑从青帝的喉咙中传出,他无奈的摇摇头

“很难想像,一个夜宴的高层居然还像是小女孩儿一样期待着所谓的童话世界,说出此等不靠谱的话,小妹妹,人本来就是邋邋遢遢的,剥开内心,更是脏兮兮的不忍直视,我们只是活法不一样,你们自诩是什么人上人,我们不一样,我们是走在暴雨里面的人,没有人给我们撑伞,我们的天空也没有晴朗过。”

“或许是因为道路也是泥泞不堪吧,我们做的也是浑浊不清的事情。”

“或许是雨水比较冷吧,冲刷掉我了我们身上仅存的良知。”

“但是走着走着…谁他娘…又会在意那些没意义的东西呢?”

“没有干净衣服的我们,当然做着肮脏不堪的事情,在你们眼里…”

“这他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

青帝眼神中锋锐的光芒一阵闪耀,随后一巴掌朝着华玄清拍打过去,千钧一发之间无数的能源子弹不断的打在他的身体上面,“嗖嗖嗖…”一股股脉冲的力量,打的青帝节节后退,华玄清也被夜宴的人救下来。

但是青帝看着被打成马蜂窝的身体,额头上面的M痕迹一阵闪耀。

祭品人的特殊存在,让他的身体快速的愈合。

“这样的进攻,有意义吗?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的争取时间。”

看着青帝一步步的走过来,一大群人将华玄清保护起来掩护她撤退,青帝则是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今天不吃掉你,很快明天你就会吃掉我,小妹妹,你问我真谛是什么,这就是真谛,很抱歉,这是终极时代,不是所谓的正义超人保护赛,圣人君子大表子整天感动你我的讨论大会,每天看那些催眠自己的东西脑子看坏掉了吧,不敢接受时代这个血粼粼的现实吗?”

青帝话音刚落,右手一个挥舞,“嘭…”的一声一股爆炸平地升腾而起,将一大群夜宴的人身体全部都轰飞到天空中。

巨大的气浪爆炸带动着无数的断肢残臂和一团团炙热的鲜血溅洒在墙壁上,青帝走过无数的尸体,一步步的接近着华玄清

“一个人得有自己的脾气,一个没有脾气的人,他做任何的事情都不会做好,这就是所谓的傲骨,在我看来,天门里面保持着傲骨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一个没有傲骨的战士,他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又谈何明白真谛呢?”

“咣咣咣…”

伴随着青帝身后的窗户爆发出一股脆响和冲击声,一头头的黑甲蜈蚣顺着大本营已经攀爬了上来,随后蜈蚣成群结队的从青帝的身边涌过,朝着夜宴的人疯狂的进攻过去。

虽然夜宴那边有破甲臂铠能够暂时抵挡,一头头冲锋过去的黑甲蜈蚣也被不断的贯穿身体轰裂,但是这只是暂时的,青帝的目光就如同饿狼般的死死的看着他们,之所以没有动手,只不过就是猎人的心态,想要看着猎物在陷阱里面拼死的挣扎而已。

蛮牛、坤沙、落焱三大高手,相继全部都被终极圣界所困住,夜宴在龙虎城大本营临时建立起来的指挥室又被青帝攻破,情况似乎没有像以前一样,在天门面对一丁点绝境的时候就立刻出现绝对性的逆转。

凤凰翎绝对不是普通的敌人,他们这次的进攻也不知道蓄谋多久,突然发生的很多事情,比如夜宴支援,大将支援,仿佛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而天门这边面对敌人在暗我在明的情况下,对于状况处理的已经非常的优秀了,倘若不是终极圣界的原因,又有几个人能说这次天门做的不行呢?

同样陷入了危机的还有夜宴那些在城市里面移动的孩子们。

尽管有坤沙他们的支援,但是别忘了,祭品人们,依然是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此时此刻在雷空暴雨之下,大量的祭品人从接连不同的建筑里面涌动出来,如果这是末日的话,那么主角此时此刻已经大显神威,制造出各种各样杀伤性的武器,来一场漂亮而又华丽的逆转了,但是似乎主角团队这边的情况,是非常不乐观的。

四下无人空旷的街道上面,祭品人们像是尸体般大群大群的移动着。

一个夜宴的战士从天台上面露头,朝着下方扔下去了一颗电子炸弹,随后一声轰鸣震响,大地爆裂,伴随着祭品人们被轰的四分五裂,夜宴战士转身想要走,一阵香风扑鼻,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非常有女人味的女人,一个足矣让他这个年龄眼睛无法挪动、并且同时吞咽一下口水、有些馋的女人。

“小哥哥,怎么不走了?”,帝妃用懒洋洋的声音说道。

“你是谁?”,天门战士问道“我是因为…我是因为要解决掉你这个敌人我才不走的。”,他说话间,瞳孔却非常诚实的将他目光的四散游动统统出卖。

帝妃有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此时此刻听到他的话,捂着嘴发出了轻笑“你那是因为任务吗?你确定你不是馋我身子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敌人,不要动。”,夜宴战士拿出电子枪对准她“我不想要对一个女人使用暴力。”

“那你来嘛,你开枪射人家嘛,人家…也没打算动呢。”,青帝妃柔柔弱弱的松垮着肩膀,然后撅着嘴巴一脸不打算反抗的看着他,同时肩膀稍微的抖了抖,裙摆的吊带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肩膀。

夜宴战士一边流着鼻血一边铿锵有力的喊道“放肆,想要魅惑我吗?我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请你放尊重点,把你的衣服穿上。”,说话间,他一颗心脏砰砰的跳,下一秒夜宴战士立刻就感觉到情况不对劲,这应该是一种什么魅惑术,他一咬舌头,刺痛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抬起头再次看着青帝妃…

她撑着伞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既没有示弱,也没有软绵绵的撒娇,就是面无表情。

“区区一个普通夜宴的战士,都能够有这样的机敏和应变能力,看来侯爷的话没错,贸然进攻南吴城果然讨不到好下场,南吴进不去,打打擦边球,那也是能够被接受的。”,伴随着青帝妃手指一个响指,“嗖…”的一声,夜宴战士只看到前方的雨滴全部都被横切面的斩开,接着是一抹刀锋狠狠的斩杀过来。

战士躲闪不及,手中的电子枪被直接切断成两半,同时胸腔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他捂着胸腔痛苦的半跪在地上沉吟之时,看到了从青帝妃的身后缓缓的走出来的一个人,一身白衣,脸上带着白色的狐狸面具,面具上面用红色的笔墨庙会着狐狸的五官之内的油彩,看起来极其的诡异。

他的手中拿着一把长刀,然后一刀横扫,夜宴战士的脑袋顷刻间就分离开了身体,那狐狸面具的战士将脑袋抓住,转过身看着帝妃“很干净的头颅呢。”

“哼哼哼…”,青帝妃只是冷冷的笑了笑,缓缓的走上前,伸出手抚摸着夜宴战士的脑袋“果然很干净,眼睛都没有一丁点的充血,如此漂亮的瞳孔…他值得这样的妆容…”,说完,青帝妃用自己的指甲在战士的脸庞上面慢慢的切割着,动作轻柔而又干脆,直到战士的脸上,也出现了像是狐狸般的血痕妆容后,青帝妃很满意的点点头。

她双手捧着战士的头颅,轻轻的放在了围栏上面,让他俯瞰着这座城市。

随着她猛然的转过身,她的头颅如同高傲的白天鹅一样的抬了起来,紧接着整个人的气场也切换的十分的强悍“青帝已经占据了对方龙虎城的大本营,现在这座城市对于我们而言,就是很单纯的一座凤凰翎的乐园,他们,已经在等待了吗?”

“尊敬的帝妃,我们随时随地已经准备好为您效忠。”,白衣刀客恭敬的低下头。

“那么…”,青帝妃跟他双双从高空上面跳跃了下来…

而放眼此时此刻的街道上面,只能够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他们并非是祭品人,而是一个个戴着狐狸面具的仆从,整整一百多号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雨中,似乎是整装待发一样。

有的人手中举着高高的旗帜,旗帜上面,用金丝刺绣的黑色凤凰的图案显得格外的亮眼,有的人拿着巨大的经幡,在风中被狂风卷动的猎猎作响,而队伍的最前方,看到青帝妃来临,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的身体骤然蝮蛇化,变成了两名十多米高的巨型蛇人,然后将两个白牛号角高高的举起来。

“刷刷刷…”后面大片大片的狐狸面具的人全部都纷纷的抬起头。

人群的中心处,一头高达三十米的狮身人面兽爆发出来了一身嘹亮的怒吼,这是一个十分奇特又怪异的物种,狮背上面放着一个巨型的王座,而天空中降落的青帝妃此时不偏不倚的降落在上面,而后稳稳的坐在王座上面。

身边,十名骑乘着巨型黑马的将军们一半将旗帜举起来,一半将战刀举起来。

“随本后出发,掌管龙虎城。”

巨型的蝮蛇将号角吹响,沉闷的声音朝着龙虎城传动,而后周围的仿佛仪仗队般的架势开始缓缓的朝着龙虎城大本营移动,狮身人面兽迈动兽蹄,踩踏着地面驮着青帝妃开始前行…

XXXX

风声吹动着刀背上面的圆环“叮叮叮”不断的撞击着刀刃作响。

华夏,湘西地界,一辆陆地巡洋舰上面,一个男人扛着大刀目光已经看到了不远处遥欢居住的房子,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桀骜的笑容,这个时候天窗打开,下方的人抬起头说道“喂,刀帅,我们冷刀五人组实力并不差劲,但是一直在极狱下面一直被压得抬不起头,这次可是神给的特别任务,要活捉那个叫做无暇的少女,我们这次要…凯旋而归。”

刀帅叼着烟嘿嘿嘿的冷笑起来。

巡洋舰如同一头爬山的猛兽般很轻松的上了小山坡,此时此刻遥欢正在外面听着戏曲,看到这艘庞然大物袭击过来,他关掉了收音机,右手拿着蒲扇缓缓的站起身,并且吩咐道“无暇,去房间里面去。”

旁边正在捧着西瓜吃的正欢的无暇倔强的摇摇头。

“去!”,遥欢一瞪眼“是他们。”

“他们是谁?”,无暇连带着西瓜籽一起吃掉。

“知道你的秘密并且开始实施对你杀戮的人。”,遥欢的口吻并不轻松,因为此时此刻刀帅一个翻转从车顶上面跳跃了下来,将手中的战刀狠狠的刺进地面,而后环抱着双手瞪大眼睛“老东西,识相的就赶紧滚吧,我们不想要难为一个风化残年的老人家。”

“那叫风烛残年,哈哈哈…”,巡洋舰里面爆发出几道笑声。

哦,是他们呀,无暇像是一个小白兔般的将西瓜啃的只剩下瓜皮的白,而后慢慢的站起身走向了刀帅,而刀帅此时此刻还没有意识到任何的危险性,还在嬉皮笑脸的说道“哟,你就是无暇?小模样长得挺俊俏的嘛,刀王,神的意思是将无暇活着带回去就行了吧,这其中…没说不能够受到任何的侮辱吧?”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邪恶起来。

一开口就是老色批了。

无暇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抓住了刀刃的刀柄。

“这可是我的至尊宝刀,天底下没有……什么???”,刀帅本来想说这把刀十分的沉重没有接人能够拿得起来,更何况是你一个看起来瘦不禁风的小姑娘,但是还没等说,抓住刀柄的无暇一把将战刀拔起来,而后猛然的朝着天空中扔去。

厚重的刀刃切割开风流冲刺直上,转眼间变成了天边的一道光芒。

刀帅瞪大眼睛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战刀掉落下来,看向无暇的时候,她做着一个弹脑崩儿的手势,中指“啪”的一下打在刀帅的额头上面的瞬间,“嘭……”一大股的气浪爆发出来,将刀帅的身体直接打飞出去,撞毁了菜园子的围栏,惊的几只走地鸡“咯咯咯”的跑了出来…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