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漠河舞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2-01 10:4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咪乐|直播|二维码 能这么做到,还怕见不了一个文殊菩萨吗?波利听完这一番话,心喜异常,就在老人足下顶礼,尚未将头抬起,老人忽然不见了踪影。

 原创 雪后晚晴

 
 
  -音乐分享- 
 
 
 
昨天听了柳爽出的新歌《漠河舞厅》,在评论区里得知了关于这首歌的故事。
 
“这首歌讲的是两个人贯穿一生的爱情。丈夫张氏与妻子康氏,青年相识,互伴一生。妻子康氏很爱跳舞,在1987年的火灾里,康氏去世。他们未育子女。此后三十年,张氏也再无娶妻。他的爱化作了三十年不间断的长信、不间断的思念 。漠河舞厅里,他一个人舞蹈。旁人讶异,但他知道,她一直在身边从未离开。”
 
我想起很多人爱念的木心的那首诗
“从前日色落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大概这就是木心诗里的爱情吧。
 
 
 
 
“我从来没有见过极光出现的村落
也没有见过有人 在深夜放烟火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你什么都没有说 野风惊扰我
三千里,偶然见过你
花园里,有裙翩舞起
灯光低,抖落了晨曦
在1980的漠河舞厅
如果有时间
你会来看一看我吧
看大雪如何衰老的
我的眼睛如何融化
如果你看见我的话
请转过身去再惊讶
我怕我的眼泪我的白发像羞耻的笑话"
——柳爽《漠河舞厅》
 
 
 
在漠河舞厅里,张德全老人在他人不解的眼光里独自跳舞怀念康氏。三十年里,消失在世人眼中的康氏,却一直活在深爱她的丈夫心中。
 
三十年的信件、思念与深爱伴随着张氏,情深至此。
 
最近听了那么多渣男事迹后,更感动于此。
 
我深知留下来的那个人是更痛苦的,带着两个人对世间的期盼,深情地活下去。
 
她或许已化作深林里的小鹿,在暗处见证着张氏的余生。或许是某颗晚星,遥遥地望着深爱的人。她从未消失过,她留在张氏的余生里。
 
虽然我们总说情深不寿,但仍有人深爱你至此。
 
愿我们都在这个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漠河舞厅》的感言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