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宋陆京:不囿一格守正创新

2021-12-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刘颖

▲红色圣地(国画)192×212厘米2020年宋陆京

宋陆京来广东也有好多年了,孜孜不倦地追求艺术创作,在岭南画坛,他的作品是深具一些特点的。

宋陆京自幼生活在中原地区,他的家乡曾出过荆浩、郭熙、李唐等大画家,生于斯长于斯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太行山水的博大意象,就是他精神的故乡。这些关于乡土的记忆,对他的生命影响至深,也必然地渗透在他作品最深层,成为最本然的情感表达。

宋陆京也是一个全身心地投入艺术,视艺术为毕生追求的人。他的喜怒哀乐、衣食住行、言谈举止,一切都围绕艺术而存在。他深信唯有发自内心的真诚表达,才具有足以感动人的力量。艺术就是作者的一部自白录,它会毫不掩饰地告诉别人,自己是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生活经历。这是艺术的真诚可爱之处。“画本纷披来野意,文辞古怪亦天真。”回头望去,这是一种极好的艺术状态和人生底色。

粗看宋陆京的画,散漫自如,貌似了无章法,然而细细品味,群山云雾缭绕,笔墨老到精练,气势磅礴,细微处的亭台庙宇、野树葱茏,勾线细润,皴擦极少,很有几分俗称“细笔石涛”的风骨。再慢品细度,又好似八大及宾老画风,但又不是,呈现的完全是他自己的面貌:作品中烟云缥缈,水墨淋漓,山川万物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气息。

宋陆京的山水山石皴法,往往斧劈、折带、点染兼用,南北不避。树木水云,墨气淋漓,如飘风急雨,下笔有自。无所谓构图,随机生发,出神入化,奇异而不落旧蹊。平衡中求不平衡,不平衡中又求险绝。他不受任何山川所限,山川皆为他所用,自由烂漫,随心所欲,完全是他心境下的山水塑造。着色时而清淡柔和,时而重彩热烈。有学院派笔墨的严谨别致,又有实力派山水的宏篇巨制,整体上有一种正大气象。潘天寿先生曾说:“须有刚正之骨、浩然之气,辅之以广博之学养,高远之神思,方可具正法眼,入上乘禅。”陆京正朝这一方向发展,并颇有收获。

宋陆京的花卉,大气磅礴,豪迈中不失严谨,收放自如,在没骨中找到一种刚柔相济的微妙和谐之雅。看他的大幅,多是吸收山水中的青绿画法把大写意花卉提升到一个崭新的境界。

画如其人,宋陆京常说:绘画不是“画”出来的,而是“修炼”出来的。是的,绘画不仅需要技巧,更重要的是作者修养的自然流露,而修养除了悟性,还有赖于生活的历练与学识的积累。宋陆京的绘画之路较为坎坷,但按他的理解,这种坎坷恰恰是他绘画成长的过程。画家画到最后,其实要表现的就是自己的人生历程和感悟。一幅好的绘画作品,不仅能让人看到画面和形象,还能让人感觉到作者的气息、情感,甚至进而通过作品,让人了解作者的人生故事。作为一个艺术家,丰富的历练和探索的经验无疑成就了他,画中显露出来的文人气质、文化气息以及笔墨天赋一览无余。他以书入画,笔墨天纵,力透纸背,有气势,有灵气,有意趣。数十年艺术实践中,他一直在不囿一格,守正创新。

宋陆京是当代岭南及全国为数不多的集山水、花鸟、书法、篆刻于一身,追求兼修并美的画家,他的作品兼融南北,贯穿古今,放怀东西。最近看了一些他的巨作,多幅超大尺寸水墨作品令人瞩目。他的作品,既有传统绘画的古法传承,又有当代审美元素的新法兼容;传统与现代在他的画笔下浑然天成,是真正意义的大制作、大写意。

(作者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广东省美协主席)


百度